魂斗罗归来英雄排名

 找回密碼
 立即注冊
查看: 2661|回復: 0
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

魂斗罗归来s英雄怎么获得: 戎評:1400億投資的“路線之爭”:做人須有恥感,此刻徇私必成民族罪人!

[復制鏈接]
跳轉到指定樓層
樓主
發表于 2019-5-14 17:36:01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2019年4月29日,在中國科學院大學“明德講堂”上,一場有關中國高能物理未來發展方向的分歧,在激烈的辯駁中逐漸“白熱化”…

  中國科學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生曾浩剛情緒激動的站立質問:

  請問楊(振寧)先生,您現在對我們建造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CEPC)的想法有沒有改變?

  然而,面對這位“晚生后輩”的質問,端坐臺上的楊振寧先生只是態度堅決的淡然回復:

  大型對撞機“盛宴已過”,你不要走這個方向!

  總而言之,在當前世界粒子物理學領域首屈一指的泰斗級人物楊振寧先生的口中,對于中國建設高能物理學科重要研究方向之一的“對撞機項目”,他的態度就一個:沒必要、該停止…

  顯然,無論是從我國的傳統教育還是新中國的奮斗歷史來看,這種勸人放棄的言論,都是不可理解和難以接受的。

  然而令人意外的是,楊振寧先生的此種言論,卻得到了眾多國人的支持和贊同,而隨著輿論的不斷發酵,一場圍繞“該不該造對撞機”而展開的爭論,開始朝著兩極發展…

  中國該不該繼續對撞機項目?

  要想弄清楚這個問題,我們或許首先應該弄清楚,什么是“大型對撞機”。

  透析世界奧秘的魔盒:對撞機

  顧名思義,所謂的“對撞機”,其實就是讓某種物質在其中對撞的機器。

  不過,這里相撞的“物質”與我們日常肉眼所見的鍋碗瓢盆有所不同,他們是更小形態的夸克、輕子甚至玻色子…

  他們是構成已知世界的“基本單位”,我們將其統稱為“粒子”。

  而前面提到的“對撞機”,則是我們去觀察微觀物質世界的“超強顯微鏡”:

  伴隨對撞機內部的撞擊,更大粒子的湮滅往往能夠產生更小的粒子,而這些不斷撞擊,不斷相互作用的粒子,對于我們回答論證一些基礎物理問題,具有極其重要的科學意義!

  什么科學意義?

  19世紀中葉,J.麥克斯韋憑借“電磁理論”,統一了電和磁之間的相互作用,他是歷史上第一個將幾種相互作用進行“統一”的理論,自此,探尋世界規律本真的“統一場理論”,由此誕生。

  20世紀初,伴隨著愛因斯坦對廣義相對論的確立,內容只有“電磁力”的“統一場理論”,迎來了新成員—引力。

  而到了50年代,隨著微觀觀測手段的進步,在楊振寧、R.米爾斯、S.格拉肖、S.溫伯格等物理學大牛的引領下人們認識到:自然界的基本相互作用除了宏觀世界之外,還應該包括微觀粒子之間的相互作用和弱相互作用。

  至此,包含引力、電磁力、維持原子核的強作用力和產生放射衰變的弱作用力在內的現代統一場認知基本成型。

  但是,剛剛觸碰到世界本質皮毛的人類物理學研究,沒有止步。

  事實上,在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解決了有關重力的疑問后,人類便開始嘗試建立一個統一的標準模型,希望能夠將對后3種力相互作用的所有粒子進行解釋。

  然而,隨著研究的不斷深入,“屋頂的漏洞”出現了:

  雖然在“標準模型”中,諸如夸克、輕子與玻色子這樣構成物質的亞原子結構,如萬鳥歸林般擁有了一個共同棲身的“家園”,但是這一“家園”有個致命缺陷,那就是該模型無法解釋物質質量的原始來源!

  顯然,“質量”是不可能憑空產生的:我們無法認知的唯一原因,只能是我們認知還“不夠細”。

  如何解決?一個字:撞!

  這就是當前世界各國“對撞機”存在的終極目的:通過日復一日的對粒子間碰撞湮滅的觀察,以實驗手段論證研究人類認知世界的最后漏洞  —希格斯場

  如今,通過無數次的對撞實驗,人類已經幾乎證實了“標準模型”所寓言的61種基本粒子的存在,即便是唯一剩下的“上帝粒子”—英國科學家希格斯所提出的希格斯場理論中,假設世界物質之源的希格斯玻色子,也在2012年人類有史以來建造的最強大的粒子加速器LHC接近光速的碰撞下,被人類發現!

  然而,這個自旋為零,宇值為正,不帶電荷、色荷的“世界本質”,卻極不穩定:撞擊生成靠人品不說、生成之后便立刻衰變…

  這種聞得吃不得,看得摸不得的特性,讓世界物理學界可謂又愛又恨!

  如何才能將“美味”吃到嘴里?

  至少從目前的技術條件來看,唯一的辦法只能是不斷地撞擊,然后把握那無價的一瞬!

  這是當下對撞機的主要“價值所在”:他能夠幫助我們直達世界的本質。

  中國的困境:200億美元投入不能為他人做嫁衣!

  顯然,看到這里很多讀者就要說了:認清世界本質,解析“上帝粒子”固然很酷,但是這個玩意兒,到底有啥實際用途?

  對于這個問題,戎評只能說“不知道”。

  事實上,對于我們解析“希格斯玻色子”之后,究竟能夠產生什么實際的用途或者對當下的社會生產力增長提供什么助力,即使是世界最頂尖的物理學家,恐怕也只能說“不知道”!

  沒錯,就是不知道,套用楊振寧先生的說法就是:

 ?。ǘ宰不┫钅砍齔曬贍懿淮?,就算出了成果,50年內無實際意義

  戎評相信,即使身為當前世界粒子物理學集大成者的“宗師級人物”,楊振寧先生這種一言則斷一學科的言論,也是難以令人信服的…

  事實上,如果楊振寧先生的理由真的如此簡單粗暴的話,如今的爭論自然也就不存在了。

  簡單的來說,其反對意見大致可以被歸納為以下兩點:

  1、高能物理的理論研究存在短板

  在文章開頭時戎評也講了,對于當前高能粒子物理研究中的“大型對撞機”項目,楊振寧先生用了一個詞來形容:盛宴已過。

  我們且不論作為高能粒子物理領域學術泰斗的楊振寧先生是否夸大其詞,僅僅從最近二十年該領域的研究成果來看,一些“不愿提及”的事實,或許能夠為我們提供判斷。

  2018年的研究論文,動輒還在大篇幅引用40年前科研文章!

  大部分理論項目,其概念提出時間隨便都是80年代甚至更早!

  從90年代末的AdS/CFT 猜想之后,如今的科研論文與其說是“研究”,不如說是裹尸布一般的引文列表!

  這不是“惡意貶低”,而是當前的事實和現狀…

  因此,作為該研究領域的學科人其實是相當焦慮的:他們渴望上馬大型項目,通過應用物理的實驗新發現,來反向突破理論物理拾前人牙慧的困局!

  然而,現實卻是殘酷的。

  2013年,美國高能物理顧問委員會(HEPAP)出版的《量子宇宙》(Quantum Universe)一書中,提出了當前粒子物理學面臨的9個重大問題。

  其中,第一個重大疑問就是:存在尚未發現的自然原理定律嗎?

  顯然,這為解析“上帝粒子”就解析了世界本質的“樂觀”蒙上了一層陰影:我們自以為“終點”的一些實驗現象,或許只是未知理論的一個并不重要的極小構成…

  有一個比喻令人毛骨悚然。

  今天世界的對撞機項目研究,就如同一萬年前山洞中的猿人在研究“火”的構成一樣,他們不懂火焰的化學性質、不懂燃燒過程的反應本質,他們只知道用兩塊石頭去對撞產生火星,而由于擊打出的火星熄滅太快來不及觀測,他們只能抱著兩塊石頭不斷地擊打…

  他們確實創造出了“火”,但是對于研究本身而言,這又有什么意義?

  因此,楊振寧先生的態度很明確:

  理論上沒有新觀點,大型對撞機的實驗就是盲人摸象大海撈針,即使撈到了,也不明所以!

  2、客觀現實,對當前中國不利

  1993年,美國國會宣布終止SSC超導超級對撞機項目。

  消息一出,世界嘩然!

  很簡單,為了建造SSC超導超級對撞機項目,美國謀劃了11年、耗資82億美元建造了5年、但是從投入使用到關閉,卻只用了300多天…

  在這300多天里,美國人究竟明白了什么,我們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持續高額”的實驗投入,是他們最終選擇放棄的重要原因。

  這一點,我們從1994年歐洲核子研究組織投票決定在未來二十年內撥款150億歐元用于已有的LEP對撞機升級改造計劃中,便不難看出:

  對撞機并非一次投入,后續維護升級基本就是個“無底洞”!

  顯然,在不可預期的獲得與巨額投入的雙重壓力下,即使壕如當年的美國也不得不選擇了放棄。

  那么,單從“錢”的角度來看,如今的中國能夠承受嗎?

  對此,楊振寧先生表態道:這個對撞機要花中國200億美元,我沒辦法能夠接受這個事情…

  為什么沒辦法接受?

  試想一下,咱們拉上一批中國最頂尖的科學家坐到海邊去,數十年無所事事的只干一件事—朝海里扔錢,扔夠200億美元為止…

  這不是夸張,這是最大幾率出現的可能!

  不過,考慮到中國強大的基建和維護能力,這個200億的數字也許可能“打折”,中科院高能物理所研究員阮曼奇在去年著作的《概念設計報告》中進行了一個“樂觀”的預估:

  中國的大型環形粒子對撞機CEPC倘若建成的話,最終花費僅需53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60億元左右…

  當然,這只是建設投入。

  在中科院高能所所長王貽芳先生的“兩步走”計劃中:

  第一步CEPC技術想要成熟的話,需要400億人民幣(40億×10年)的投入。

  第二步CEPC項目要沖刺世界頂尖的話,需要700億人民幣(70億×10年)+國外可能追加的300億投資,總計1000億!

  除此以外,技術研究受阻及意外、項目資金通貨膨脹、另算…

  不得不說,這個計劃很“雄偉”、很有“魄力”。

  但是,在這個雄偉的計劃之下,卻是中國目前高等物理學者不足世界1%、相關領域幾無話語權和主導權的現狀。

  反對者的一個比喻很生動:電都沒有,造電視機給誰用?

  科學沒有圣人:中國不該給自己設置發展瓶頸

  顯然,楊振寧先生提出的“反對意見”雖震撼人心,但仍舊難以令中國高能物理學界信服。

  針對楊振寧先生一貫秉持的“盛宴已過”論調,中國高能物理研究所所長王貽芳教授其實早在2016年,便針鋒相對的提出過“盛宴正酣”…

  當然,持有這種觀點的不僅只有王貽芳教授,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幾乎就是當前中國高能粒子物理研究人的普遍態度!

  他們憑什么挑戰世界權威?

  1、高能物理的前途何方,誰也說不準。

  在上文戎評曾提到:

  楊振寧先生之所以極力反對中國在大型對撞機項目領域進行投資,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認為目前理論研究太過落后…

  但是針對這一論調,王貽芳教授提出了反對意見:

  楊先生將高能物理的前途放在“新加速原理”和“幾何理論”,卻悲觀排斥“大型對撞機”的做法,是難以令人接受的。

  顯然,在王貽芳教授看來,且不論理論研究到了何種地步,大型對撞機的實驗仍舊是具備實際操作性的。

  而為了佐證自己的“觀點”,他提及了楊振寧先生曾因為自己的“悲觀”,與粒子物理標準模型失之交臂的陳年憾事,其言下之意則是:

  高能物理的前途在哪兒,見仁見智,沒有誰是先知圣人…

  2、中國大型對撞機有其歷史發展淵源

  戎評相信,目前大多數讀者對于中國興建大型對撞機最大的疑慮,恐怕莫過于擔憂其重蹈90年代美國SSC超導超級對撞機項目的覆轍。

  但是我們首先應該知道的是,在過去的50年間除了SSC的失敗之外,國際上還有許多成功的加速器工程:如歐洲的LEP、LHC、美國的PEPII及日本的KEKB項目…

  有一個規律值得我們注意:

  迄今為止走向失敗的都是較為復雜的質子加速器,正負電子對撞機還尚未出現“不成功”的先例!

  而湊巧的是,目前中國計劃興建的CEPC大型粒子對撞機,剛好就是環形正負電子對撞機,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在此之前我們還有1990年建成的BEPC大型粒子對撞機的多年研究建造經驗,而在此之后,還有從電子-電子對撞機升級成質子-質子對撞機的完整體系發展計劃…

  這是拍腦袋的“臨時起意”嗎?

  其實早在1957年時,中國便已經派專人到前蘇聯去學習過對撞機的建造和原理,而在1975年時,在周總理的親自批復下,旨在建設發展中國高能物理的“八七工程”,更是制定出了讓今天都足以汗顏的“三步走”宏偉發展目標:

  第一步:用5年時間建成能量為300億電子伏特的質子環形加速器及相應探測器。

  第二步:用10年時間,即到1985年時建成能量為4000億電子伏特的質子環形加速器及相應探測器。

  第三步:用20年時間,即到20世紀末,趕上國際水平。

  顯然,有關工程不僅早已謀劃,從某種意義上講,我們甚至可以將其視為傳承了四十多年的國策!

  3、中國大型對撞機成效匪淺,未來發展不可限量

  或許是因為對撞機項目被周總理特別重視的緣故,即使到了改開初期,在那個一起以經濟發展為中心、三軍都要忍耐,放火箭都不如賣茶葉蛋的艱難時刻,中國的大型對撞機項目建設非但沒有停止,反倒在克服物質困難、克服輿論精神困難(自70年代開始,楊振寧先生便極力反對中國興建大型對撞機項目)下,在國內外華人科學家及中央政府的矢力支持下,蹣跚起步…

  雖然,中國的對撞機沒能發現上帝粒子、沒能補上人類物理學的“屋頂漏洞”、甚至沒能產生一位諾獎獲得者。

  但是,在40余年的實驗探究中,我們卻擁有了中國人自己的高能物理所、在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和大亞灣中微子實驗室內,我們有了屬于我們自己的同步輻射光源、散裂中子源等大科學平臺為全國的科技界服務…

  這就是“大科學項目”的魅力之處。

  雖然,我們耗費了幾百億乃至上千億的巨額資金用以建造了前途未知的“對撞機”,但是這些花費在推動國內零部件供應企業技術進步和市場占有率的同時,還會為我國培養出成千上萬的有能力自己設計與建造設備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其對于我國科學儀器設備及更加寬廣領域所帶來的效益,將是不可預知的。

  而一旦中國的CEPC項目建成,屆時其試驗效果將是如今世界最先進的歐洲LHC大型質子對撞機的10倍以上!

  到那時,中國必將成為世界高能物理的研究高地,而由此帶來的必然是世界相關領域人才的積聚與匯集…

  文章最后,戎評有話說

  顯然,在“大型對撞機”這件事上,楊振寧先生的反對抑或是王貽芳等中國高能物理研究人的支持,與其說是學術之爭,不如說是路線之爭…

  楊振寧先生建議研究生,應該選擇那些更加容易得出成果的研究項目,倡導個人價值與學科共同進步、共同發展的雙贏。

  不可否認,無論是對于國家抑或是個人而言,這確實不失為一種“最優費效比”:

  站在個人角度來講:與其在動輒每篇論文僅署名就高達上千人的“大科學領域”中苦熬一生或許也一無所得,不如另辟蹊徑出人頭地。

  站在國家角度來講:同樣的1000億,與其投入科研轉換效應并不明顯,疑難攻堅“吃力不討好”的基礎科學,不如投入風險低、市場轉化簡單無壓力的應用科學。

  這是一條康莊大道,或者說是投資利益穩妥化,良苦建議不該被粗暴抹殺,值得我們隨時借鑒…

  但是,“求穩”、“求速”、“求自我價值”的同時,卻也少了老一輩科研人忘我的犧牲和膽魄。

  正如中科院高能所研究員徐慶金所說的那樣:

  基礎科學是創新源泉,我們要耐得住寂寞攻堅克難,板凳寧坐十年冷,也只有這樣,我國許多需要長期堅持的科研項目,才能取得重大突破!

  雖然聽上去不夠“雙贏”,但這卻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殘酷現實:

  在大科學裝置上,中國如果不選擇自建而而試圖通過所謂的“國際合作”來與世界先進科研成果掛鉤,甚至共同進步,其最終的結局必然是被世界拋棄和徹底落后。

  這一點,我們從曾經中國在可控核聚變實驗裝置ITER項目的國際合作中所遭受的區別對待可以看到!

  這一點,我們從曾經中國在歐洲伽利略全球定位系統合作項目中慘遭羞辱的慘痛歷史中可以看到!

  這一點,我們從曾經中國在國際空間站的國際籌備合作中直接被無視和拒絕的落寞冷遇中可以看到!

  事實如此,中國這樣一個天生就擁有龐大體量與無限發展可能的國家,注定了與“依附”無緣,與“安逸”無關!

  擺在我們面前的生存法則只有一條:

  前進、前進、不擇手段的前進,哪怕前途坎坷漫漫布滿荊棘,我們也回不了頭,停不下來…

  最后,對于兩條路線孰優孰劣,作為非專業人士戎評也不敢妄下定論。

  不過我有一言,大可聽之:

  民族發展路上,“理智克制”的務實精神,不能成為怯懦逃避、保守畏戰的借口;“奮勇無畏”的民族大義,同樣不可成為個人私心、小圈利益的幌子遮羞!

  專業人士的專業建議,很大程度上決定了中國未來發展的每一步,到底是秦的鄭國渠,還是隋的大運河…

  為領銜者,須有“擔當”,為人者,更要“恥感”!

  切莫因一時之懦,錯失發展之機,令后人扼腕嘆息!

  更不要為一時之私,黑白顛倒,而成千古罪人,遺臭萬年!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QQ|小黑屋|魂斗罗归来英雄排名 |

GMT+8, 2019-8-9 11:58 , Processed in 0.165139 second(s), 15 queries .

廣州治療白癜風醫院 廣州好的白癜風醫院 股票t0

Powered by 魂斗罗归来英雄排名 X3.4 © 2011-2017 魂斗罗归来英雄排名 廣告QQ:3037457936

豫公網安備 41010502003328號

  豫ICP備17029791號-1

股票配資 股票T+0開戶 南寧白癜風治療醫院 方言915
快速回復 魂斗罗归来英雄排名 返回列表